新闻是有分量的

编程老师大多是半路出家

2018-10-19 17:22 栏目:葡京开户网站

  编程老师大多是半路出家
  家长盲目追捧,师资缺乏成软肋

  在一家机器人培训机构内,学生正在进行项目展示和分组对抗环节,气氛很热烈。

  少儿编程成为培训新宠,吸引了众多家长和孩子的兴趣。

  自主招生的高校认可、逐渐进入课堂、人工智能是大趋势,少儿编程看起来很美。对于家长来说,有没有必要花高额费用让孩子学编程?即便是要学,又要规避哪些陷阱呢?

  “孩子学编程,学的是一种计算机思维,知道编程的内在逻辑。”在山东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邢建平看来,孩子学编程不是将来当技工、码农,而是要学习解决现实问题的思维与方法。

  文/片 本报记者 李师胜

  孩子学编程

  不能光为拿证

  近日,记者走进一家济南市规模较大的机器人培训学校,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贴着很多学员参与赛事的照片。这项赛事便是信息学奥赛,在家长心中极具说服力,其成绩也是很多高校自主招生时的“敲门砖”。10月13日,2018年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初赛刚刚进行了考试,童程童美济南区总校长阳光介绍,全国约18万人参与了比赛,山东有5万多人参与。

  那么,很多培训机构介绍的获奖后可获得高校自主招生资格靠不靠谱呢?记者了解到,就2017年情况来看,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一、二、三等奖山东分别只有1、6、4人,也就是说,获得全国奖项的山东仅仅有11人。

  赛事组织方还公布了获得山东省信息奥赛一等奖的人员名单,在复赛提高组中,山东获得一等奖的有248人。其实,即便加上省级二、三等奖,能拿到奖项的仅仅是凤毛麟角。而且不同的高校对获奖的要求不定,比如清华、北大,只认可决赛成绩,不认可省级奖项。山东大学则认可省级二等奖。

  山大微电子系教授、实验室主任邢建平同时也是中国大学生ICAN创新创业大赛全国组委会执行副主席、国际(中国)青少年ICAN创新创意大赛主席。10月17日,他正在成都参与赛事。“信息学奥赛的获奖名额太少了,不说是千里挑一,也是差不多。”在邢建平看来,这也滋生了其他赛事,孩子学习编程,家长要规避一个误区,应该注重学习的过程,而非拿赛事的证书。

  20多名编程教师

  仅两人是计算机专业

  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少儿编程是风投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资本让行业迅速膨胀,但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专门做少儿图形化编程研发的阿尔法营全国渠道总监于立坤对此深有感触,“资本的意志坚不可摧,这种热点式的、跟风式的投资,对于少儿编程机构弊大于利。资本会迅速催熟一个行业,但也会迅速摧毁一个行业。教育是一个道阻且长的交互过程,中间充满了大量的个性化的因材施教行为,如果用大工业时代的资本逻辑去实现资本的意志,最后会一地鸡毛。”

  很多业内人士坦言,相对来说,少儿编程是高门槛的行业,这是行业内的共识,尤其是在师资方面,既需要懂教育,还需要懂计算机。

  记者通过走访济南市内培训机构,发现老师极少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多是教育类专业,通过后期的培训掌握图形化编程教学的技巧。在一家规模较小的计算机教育培训机构内,有20多名老师,但只有两人是学计算机出身。

  对于这一现象,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是由二者的工资差决定的,编程领域师资需要一批既有编程专业背景又懂教育培训的人才上岗,痛点就在于很多代码写得好的人不太具备教育属性,其次这部分人群选择面又很多,他们优先选择一些更高薪的工作。

  通过培训掌握编程

  专业出身的工资过万

  面对师资难题,童程童美的解决方式是线上和线下教学相结合,阳光介绍,“线上两个老师讲课,线下一个老师辅导。线下一个老师再牛,也就是教二三十个人,但如果在线上可以教上万人。”

  在师资上,有的培训企业有成人编程教育,可以从中招募少儿编程的老师。一旦发现有学习较好的,提前发工资预订。不少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编程教育并不需要特别高的计算机知识,通过培训就可以掌握。而学专业编程出身的教师,工资都很高,一般税后超过10000元。

  对于师资培养,以传统教育出身的艾克瑞特的创始人张祖平认为,机器人和编程教育需要懂教育才行,编程只是一个工具,机器人学习是编程教育的载体,需要循序渐进。“有些公司让孩子敲代码,修改代码顺序,不符合教育的本质。”张祖平说。